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搜索
开启左侧

[散文] “吵架”的学问[杂谈]

[复制链接]
匿名  发表于 2012-12-14 12:56:23 |阅读模式
看了本文标题,有人可能问“吵架还有学问?”我觉得有。先看看以下两段文字:


伪临朝武氏者,性非和顺,地实寒微(2)。昔充太宗下陈(3),曾以更衣入侍(4)。洎乎晚节(5),秽乱春宫,潜隐先帝之私,阴图后房之嬖。入门见嫉,蛾眉不肯让人;掩袖工谗,狐媚偏能惑主。践元后于翚翟(6),陷吾君于聚麀(7)。加以虺蜴为心(8),豺狼成性,近狎邪僻,残害忠良,杀姊屠兄(9),弑君鸩母(10),人神之所同嫉,天地之所不容。犹复包藏祸心,窥窃神器。君之爱子,幽之于别宫;贼之宗盟,委之以重任。 - 骆宾王 《為徐敬業討武曌檄》


你且聽道:你雖居相位,不識賢愚,贼的眼濁也;不納忠言,贼的耳濁也;不讀詩書,贼的口濁也;常懷篡逆,贼的心濁也!我乃是天下名士,你將我屈爲鼓吏,羞辱與我,猶如陽貨害仲尼,臧倉毁孟子。輕慢賢士,曹操嚇,曹操!你真疋夫之輩也!- 京剧 《击鼓骂曹》


可能又有人会说:这是骂人呢,不是吵架。对了,骂人者必然觉得被骂者有可骂之处,被骂者的反应则直接影响事态的发展。譬如说,有人挨了骂,觉得别人骂得对,于是从善如流,努力改过,那就是周处。有人觉得被骂的怨,但又无处伸冤,于是闷闷不乐。还有人觉得被骂的怨,但怀着“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心态,继续快快乐乐地过日子。也有人明知道别人骂得对,却秉持“我就这样,你怎么着吧!”的精神,我行我素。至于有权有势者挨了骂,想办法报复骂他的人,骆宾王和祢衡就是两个现成的例子。


前面所举的例子,只是体现了“骂”与“被骂”的状况,还没发展到吵架的地步,像梁实秋的《我不生气》和鲁迅的《“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两篇文章针锋相对,文雅地说来是“打笔墨官司”,我们俗人看来就是“吵架”。先看看他们是怎么吵的:


梁实秋为了《拓荒者》上称他为“资本家的乏走狗”,写了《我不生气》一文,文中写到:……我只知道不断的劳动下去,便可以赚到钱来维持生计,至于如何可以做走狗,如何可以到资本家的帐房去领金镑,如何可以到××党去领卢布,这一套本领,我可怎么能知道呢?……


然后鲁迅在他的文章里这样回应:我还记得,“国共合作”时代,通信和演说,称赞苏联,是极时髦的,现在可不同了,报章所载,则电杆上写字和“××党”,捕房正在捉得非常起劲,那么,为将自己的论敌指为“拥护苏联”或“××党”,自然也就髦得合时,或者还许会得到主子的“一点恩惠”了。


“吵架”,“吵嘴”指的是同一样状态,广州话叫做“嗌交”或“嘈交”。就我所掌握的方言比较起来,我觉得还是潮语表述得最贴切,因为潮语称之为“相骂”。用“相骂”来形容互相对骂真是无比准确!至于什么是“相骂”的学问呢?不用多说,看看上引梁鲁二位的文章就很明了。那就是骂点必须有所依据,如果无凭无据,隔空叫骂,那叫“搔不着痒”。至于粗言秽语,言不及义,那是“骂街”。


鲁迅的文章中有一个很特别的词“髦得合时”,这是一个不符合汉语文法的词语,是鲁迅的原创。我相信没有一位老师会鼓励学生这样写,但是放在那段文字中却又叫人感到新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视野@九歌文化传媒公司

GMT-7, 2018-6-18 23:36 , Processed in 0.09562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