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搜索
开启左侧

[其它类] 留学生调查: 祖国如父,美国如女友

[复制链接]
匿名  发表于 2011-12-16 15:29:20 |阅读模式
 2010年中国赴美留学生数已超过印度,成为美国国际留学生的最大来源。在美留学生是个很有意思的群体,他们站在两种文明冲突的最前沿,在美国政治文化的映衬下,他们显得十分另类:对不政治争端较少关注,因不惹麻烦,不与人争论,甚至在美国人眼中被看做是政治冷淡。本策划是一名原在美留学生的感言,很多观点和事件读来新鲜而独特。
  ~( a, k6 i9 }" m7 a " L. _, `2 z& g6 b
  中国留学生习惯性地“站在中国一边”
5 y- w. g: ~$ y ' {- p* |2 q* M% y$ T, v
  在中国一直循规蹈矩,做“好好先生”的中国留学生,有时候会惊讶于在美国司空见惯的政治化对话和表达。
$ T# y& X8 P, J/ q5 M5 j/ i $ ~: L6 k. w0 U0 V& [3 K! P! m: Q
  中国留学生诡异的政治冷淡- T- d, D# @7 V% u- V# H- c

' l/ E1 L+ ~/ b  一些敏感事件能在国内引发热议,而在美的中国留学生却经常保持诡异的沉默。“中国人不敢背离社会传统,哪怕距离跨越红线还有十万八千里,他也不敢向红线方向跨出一步。”
: Z& v/ M" }; M# r# `
' v% r8 ]6 ~, Y/ b1 y( o+ Q  “祖国是父亲,而美国像我女朋友”

7 ]; _& j& f6 ~4 f2 w* \
6 U: B$ H6 f: G1 Y; S0 j9 t) Z" u2 R; T3 M( k
  “作为我的出生地,中国就如同我的父亲,自然地对他怀着爱。而美国就像女朋友,我与她经历冲突、失望、最终建立起成熟的关系。”! X) X) h- _$ X8 Z' Z

- o" U- W" _8 v: k6 w: J) l  中国留学生:习惯性地“站在中国一边”
7 e+ ~7 }* ]* H, f! w8 a0 D
" B+ l/ W2 {; y+ t! f# O0 l
1 N# b7 t6 f7 Z  T  V. j: U, p4 [  在过去的十年中,中国出国留学人数出现爆炸性增长。这可谓中国自古重视教育的传统在21世纪的全新表现。来自中国全国各地中产阶级家庭的孩子甚至进入高中之前,就已经将出国留学作为默认的选项。这类中国学生每天花数小时上课来准备SAT和GRE以及国际英语语言测试等美国标准化考试。而且,考试结果也表明,中国学生的成绩总是名列前茅。在2010年,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达到接近13万,同2009年相比暴涨30%。目前,中国已经超过印度成为美国留学生最主要的来源。
( S- [( c/ a0 h' Q! l& s 6 y+ R0 o* D+ z4 H6 ~; m* P

9 `& F; @# a7 H2 _$ U 001.jpg 美国对中国的批评让留学生“不爽”  , H" `; W# W8 o" x. w( y

' N3 s/ T  S6 x2 i. |; U( p, m! M  中国和中国的崛起已经在美国引起越来越多的关注和讨论。我在康涅狄格州的大学毕业,然后在《纽约时报》北京分部实习,我开始关注与中国有关的讨论,希望获得解读自己祖国的更全面的视角。但我经常发现自己得与“站在中国一边”的那种本能冲动作斗争,这种感觉对在美国的留学生而言并不陌生。" a9 h* K7 l+ F5 c* F4 d
/ |% \( C: L$ R: n$ \$ H4 i
  美国的政治话语,以及美国对中国的批评,会与中国留学生在国内已经习惯的社会规范和观念产生冲突,有时候这种冲突是如此痛苦。他们渴望与美国同学分享感受,对美国价值观也十分崇尚和认同,但这些感情常因对祖国的本能维护而被复杂化。因为习惯于集体荣誉感的中国留学生,面对着美国民众对中国居高临下、甚至带敌视口吻的评价,通常会感到“不爽”,而要学会如何平复这种心态,恐怕要比背GRE词汇困难得多。3 `4 Y! p# y+ M' }( Q' V2 |
: j: _8 {  B0 @" M: w2 t
  “好好先生”惊诧于美国的政治现象
$ ^9 w: w3 j6 ^% @0 t 4 b1 o: @5 b9 }4 H7 c7 u

& V9 i, x7 w0 O3 D- M6 t4 @  在美国的校园,中国留学生通常会避开一些政治辩论,因为在他们来到中国之前,他们已经习惯了没有辩论的校园甚至是社会环境。20世纪90年代随着经济的大发展,实用主义在中国盛行,考试是衡量一切的标准,而为了提高成绩,他们要把大量的课余时间用于锻炼自己的计算能力、逐字背诵教科书,而素质教育通常是表面功夫。' Z7 {* L% y' D7 e8 }* Y- E
3 p* T) t1 w* M  r
  在中国一直循规蹈矩,做“好好先生”的中国留学生,有时候会惊讶于在美国司空见惯的政治化对话和表达。在奥巴马当选总统的当晚,我在宿舍阳台上观看学校举行的校园嘉年华,横幅飞舞,喊声震天,我为美国的同学爆发出来的这种能量而着迷。这场景对我来说既陌生又熟悉。我回忆起当香港回归时中国欢乐的游行队伍,还有北京申奥成功那一刻欢呼雀跃的人群。但是中美之前,两种欢呼却显得如此的截然不同。当我初读美国新闻之时,看到两个党派之间不留情面地互揭老底。在乔治梅森大学读研究生的中国学生告诉我,“他们怎么能党派间的矛盾冲突如此公开化呢?”) f; |9 M# C4 y6 n. f8 E% P

  }& w& v7 s9 l1 }; a; h1 z0 x  中国留学生诡异的政治冷淡
. f0 K! q( R7 M% U( S) b/ m+ j+ ~" s
; G2 _4 ]) P7 y: N1 E5 m1 }+ B; v7 |4 c4 L) F
  除了表示惊奇,大多数的中国学生忙于适应新的环境,对不牵涉中国的政治争端较少关注。绝大多数中国留学生出于不惹麻烦的心态,也通常会保留自己的观点,不与人争论。然而,随着美国人的注意力越来越转移到中国身上,他们常常发现自己陷入两个或多或少对立的意识形态阵营之间,让他们的存在多少显得有点尴尬。$ C. V! s9 Q/ d8 K
% ?! D  J0 c( K* v1 T  v
 中国留学生的自觉沉默:不能跨越的红线 
# K0 }* _9 _' I. M, f 8 ~; E0 W) G2 [# W% ~; G9 F* y
  一些敏感事件能在国内引发热议,而在美的中国留学生却经常保持诡异的沉默。 “我们不应该谈论这件事,我们应该专注于学习,做我们能做的事,实践能证明一切。”这名美国留学生的心态想必说出了不少人的态度。中国80后青年通常有种自省的习惯,这有时让人感到沮丧和迷茫。23岁的中国年轻作家蒋方舟曾这样对媒体说,“中国人不敢背离社会传统,哪怕距离跨越红线还有十万八千里,他也不敢向红线方向跨出一步。”( M2 J2 B. ]' D+ H& ^4 F5 Z

9 j/ Y, n6 e4 H1 E3 t  H5 _+ @$ ^  中国留学生的沉默,在很多情况下被美国人认为是政治冷淡,但事实当然不是如此。有时,中国留学生不同群体间也会因政治观点的不一,而闹得不可开胶。在2008年乌鲁木齐事件之后,一名藏族留学生的“藏独”口号就引起了一些汉族留学生的不满和争吵。; Z* h  f  \5 A0 n& M
" s( ~" H5 V% r7 a  R9 J
  另一种超脱的态度:一切与我无关
! s; A  |( o, i: t: n* L% w) H6 o
) t$ M6 [+ m; G& k+ S- ^& r* [7 d
. I( k9 k9 D( I4 @  当然,对一些留学生而言,每年花数万美元来没读大学已经负担够重,还要遭受这种观念冲突的折磨,太不明智。对于他们来说,选择美国教育主要为前程考虑。一名来到美国的上海籍女生就表示,她申请就读美国大学就是因为自己“够格”,同时“能给自己带来更多的机会”。虽然她抱怨美国媒体对中国的报道有时有悖事实,太过主观,属于“在不必要的细节上纠缠”,然而当谈起他在美国的好工作时(一家咨询公司的老板助理),她面露笑容,因为她认为“在中国不靠关系几乎不可能找到这样的工作。”
# u0 @& |1 g  G- _- U
/ F  ^* K3 T( [* X) e( y  “祖国是父亲,而美国像我女朋友”3 _* ]7 ^4 E  `7 c/ i
" _8 H5 [" M3 y: x5 h5 P
  作为一个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我希望有一个平台可以谈论和分享对于国内事件见解,然而美国高校中中国学生的沉默,很让人先是令人失望,后来几乎让人窒息。所以,我转向西方媒体,希望开放、积极的民间讨论能帮助我更清楚的认识自己的国家。然而西方媒体上的每日要闻再让我为新闻自由而感叹之时,也十分不安:落后地区的贫穷、环境污染、军力的崛起……,这些新闻让中国在美国的形象很负面。
% n6 b, u" E( B5 ?# _5 `
% W& k6 P. @9 f0 F  % I% Y& P5 `1 a+ W% _
 批评是美国人的习惯,可能片面却也让我们更清楚地认识自己 
+ S9 ]& E0 A' m0 f$ V( ` 5 Y' o9 t0 |8 {
  虽然更容易获取国内敏感问题的情况,但我很难将西方媒体描述的中国同我所认识了解的中国联系起来。然而随后,在《纽约时报》北京分社工作,使我亲眼目睹了中国不同的侧面。或许事实就是:新闻自由环境下的西方媒体已经习惯了批评,他们更倾向于发现阴暗面,无论是对中国还是“自家的”美国政府。鼓励不同观点的冲突,让丰富多彩的美国吸引了大批中国留学生的到来,但当焦点对向中国时,这个最受推崇的表达意见的方式,去遭遇了尴尬,面对批评,中国的留学生也许首先要做的是,客观地重新认识自己和自己的祖国。1 n: ~% v6 O  q2 y- |6 @, S* e8 @
9 `3 r: [7 {7 t% V
  勇于发出自己声音,绝不妄下论断
2 e8 C' Y6 t% G7 }' w 8 v7 s5 y8 t( [0 U9 f3 F5 q

! H: ?+ x7 [% \/ R3 Q- h7 c  大学生庄丽(化名)谈起美国人对中国的尖锐批评时说,“我不是沙文主义者,我也有很强的正义感,如果中国政府做错了,那么他就应该被批评,但是作为中国人,我有时也为自己的国家感到伤心。”一些批评对庄丽来说实在难以接受,她便充耳不闻,她十分留意学校中举行的一些关于中国问题的辩论会,令她很高兴的是,所有的辩论会都欢迎她的加入,她说,“在中国,如果你想深入思考某件事情,同伴们会跟你说,别较真啦,别那么不切实际。而在美国,则完全不同,人们不会这么妄下论断,这让人感觉很好。”1 o& N1 f4 l5 I

4 q/ B7 L' @8 e& s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9 a5 q$ B% }" |; q$ ^# @0 x

3 p. W* P1 r. p* U5 p% F5 Q9 x3 _9 E) q4 N+ m4 R
  一位CCTV前主播,在锡拉丘兹大学获得公共外交硕士学位后,这样形容自己对中国和美国的感觉:“作为我的出生地,中国就如同我的父亲,我不能选择,自然地对他怀着爱。而美国就像女朋友,我与她经历冲突、失望、最终建立起成熟的关系。”为了实现这一内在的平衡,她必须使自己保持远离中国视角,“我现在可以作为冷静的第三方看待中国。当然我与中国依然血肉相连,如今的不同只是我在从内部与外部在审视庐山而已。”
; o3 s* _8 \! `# d6 _( x 0 x  n% I- j1 ]5 ]
  她所说的是苏轼那首《题西林寺壁》。如今几乎每一位中国小学生都会背诵这首诗,它阐释的正是看待问题的角度:“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R* s% I. g& q! G2 r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视野@九歌文化传媒公司

GMT-7, 2018-6-23 08:43 , Processed in 0.131804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