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搜索
开启左侧

[国粹] 童年回忆

[复制链接]
匿名  发表于 2010-11-17 20:47:16 |阅读模式
作者:一片油菜田(文学城博客)

(1):那年我小学四年级  2010-11-09 08:43:40

  因为爸爸调动, 我第三次转学了, 转到了这间学校时,是四年级上学期,语文刚上到第五课。

早上爸爸牵着我开心的去报到。刚到办公室, 校长问:Xyz,你妈姓啥。我说姓A, 然后他问:那你爸呢?我说:你真笨,当然姓X啦! 办公室里暴笑。。。

新同学会被欺侮和注视一小下,这个我已习惯,不怕。 第一课老师就提问我, 我勇敢的答:“老师,我的旧学校还没教到这一课,你问的我不会, 但是我想可能是这样的。。。。。”于是我的语文老师, 一个27,8岁的女老师很高调的表扬了我。以后有外人来听课, 就算我迟到刚进来,她都敢提问我, 因为我从不让她丢脸, 从不沉默,就算不会也不会脸红。

不久,跟同学们就熟悉了,大多是吵架熟悉的, 天天追, 天天吵。不到老师来是不会安静的。 。。

我的同桌是个会画画的学习很好的女孩。爸爸是开三轮车的,妈妈在街边卖苹果。 她画的卡通葫芦娃跟仙女似的,一点不象男孩。 我喜欢她, 因为她对我好, 教我画画, 考试帮我, 冬天还给我围她妈妈的大红围巾。最重要的是我们有共同的特长, 运动会4x100接力她都跑第一棒,我跑最后一棒,准赢!我们可好了。。。后来初中后, 她爸爸出事了,就没有上学了,再后来听说去广州打工赚钱了。

我的另一边坐的是一个男孩, 跟语文老师是邻居。 他是数学课代表, 老师都喜欢他。 他考试时总偷看我, 不是抄我的, 是看我哪还没写, 然后把他的拖过来给我抄:), 我也安静的就抄了,非常有默契。每次他拿到试卷来发,都是先把我的找出来给我,才去发给别人。。。他叫许志龙。

我的邻居,家里开照相馆和饭店的女孩,学习很差。数学老师,一个四十多的很凶小老头常说:“你还练啥书啊, 回家帮你爸洗洗照片还是帮你妈端端盘子呗”。

一天早操后,“洗照片端盘子的”对我说:“你敢叫数学课代表独眼龙吗?”于是我就在出教室时大声的叫了“独眼龙”。然后他就生气了,狠狠的用他的书打了我的头, 打的我耳朵都红了,然后推了我一下,我就坐在地上大哭起来, 直到有人把老师叫来。

语文老师把我带到办公室让我做在一个大椅子上,我一直哭不停。 老师很温柔的告诉我,不能这样骂人,以后不能再这么叫。我很委屈的说,我不是骂他,就叫着玩玩。老师没有批评我,就是关照再关照,以后不许这么叫.

五年级,他坐我后面,他的同桌是一高个子大傻.一次作文,题目叫"愿望",大傻写到:"我的愿望就是有一天能开着唰白的红旗轿车到天安门去拍张照片" 结果被老师拿来读.我的那篇"愿望"是许志龙写,我抄的,他给我写的愿望是做一个警察...

初中后,他就开始很少上课.见到他的时间也很少了.等我初二时,他就不见了. 等我高二时.一个同校的他的小时候伙伴忽然在一晚下晚自习后在小树下拦这我, 说:"许志龙叫我跟你要张照片,寄给他." 我说他在哪呢? 他说他在广州坐牢了,听说很有钱,在牢里还有人罩着呢。 我说好,周末我拿给你!

某年,我回国时。收到一支钢笔,送来的人说是他的老板送的,我说你在哪上班呢,答:市里最大的那个舞厅!后来他的老板打电话给我了,原来是许志龙。他告诉我大傻做了包工头,胖的红旗轿车都挤不进去了。他还在深圳某夜总会见到了我的同桌,跟以前不一样了,漂亮极了.

很多年后, 我才知道, 他的一只眼睛是假的, 根本不能看东西,全家千心万苦,在他小时候去做了这个手术只是为了好看.....
匿名  发表于 2010-11-17 20:48:01

(2):我和弟弟走过了60里路

6岁那年,我们搬了新家。隔壁是一所幼儿园,弟弟在里面就读。有旋转马,滑梯,秋千,最重要的是还有很多小小三轮车。园长是我们的邻居阿姨,所以我们经常周末把小三轮车带回家,于是我有机会学会了骑脚踏车小三轮车。这让我有基础在7岁时就学会骑两轮的脚踏车,并在8岁时带着弟弟半骑半走了60里路回到老家去看爷爷奶奶。第一次创下了让爸妈想着都后怕的“奇迹”。

那是一个暑假刚开始的第二天,在我推着脚踏车走出院子前,我反复要求我要回老家去看爷爷奶奶,一天也不能等。妈妈当时正在给姐姐熨她刚做好的裙子,说你爸爸回来看什么时候把你们一起送去,就不再理会我们了。当我和弟弟骑车到大街上时, 我听到姐姐在窗口叫妈妈:“你看,他们真的走了。” 妈妈说:“别管他们,他们不敢走远,自己玩玩会回来的。”

于是我带着6岁的弟弟,在路边小店花了两毛钱买了8块奶糖,就踏上了回老家的路了。那时我不知道60里有多远,只知道每次坐小吉普去,最多吃三个大桔子再看一会儿路边的稻田或河里的鸭子也就差不多了。

这60里地,有50多里是大马路,剩下的是泥土小路。我骑车带着弟弟,骑一会儿累了就下来,叫他在后面推推。弟弟还很矮小,我的小车他够不着,他想帮我推车时,车身是半斜着的。。。咱姐弟两前所未有的无间合作让我们在辗转了6个小时后,终于站在了爷爷奶奶的门前的场院上了。

当得知我们是两个人自己回来时,60多岁的爷爷把我们俩一手一个抱着走遍了全村,告诉所有人:“孙子和孙女想爷爷奶奶自己骑车回来的,60多里啊!”弟弟在还没有走到村头时已经倒在爷爷肩膀睡着了。

当我还朦胧得感觉奶奶给我用毛巾擦我嘴角的口水时,听到舅舅说话的声音:“在就好,那我先回去了, 还得给我姐抱个信呢!都吓死了!这两孩子都少打!” 我已经连害怕的力气都没有了。。。

隔天醒来,弟弟欢天喜地,我开始害怕,于是对爷爷说:“爸爸来了要打我的。” 爷爷抱着我坐在腿上还没来得及答话。一向很软弱的奶奶狠狠的说:“他敢, 我看谁敢打我的小乖乖,自己不送孩子回来,孩子想奶奶了还不让自己回来啊!”。。。。

出乎意外,几天后,爸爸和妈妈带着姐姐来了。爸爸笑咪咪的,好像啥事没有,没提这事,倒是妈妈狠狠的瞪了我们俩。也没说啥。

后来据说,一直到天快黑才意识我们是真的不会玩玩就回去的了。爸爸对妈妈说:“快去老家找,你要是把这两孩子弄没了,你也别回来了!” 于是妈妈就去了外婆家哭去了,吓得不敢去爷爷家找,怕不在不知道怎么办。爸爸留在家里,当晚,派出所,联防队,只要能找到的车和人都出去找人。


从此,我就成了名人,大家介绍我都这么说的:“那晚出警犬用喇叭找了半夜的就是这个小家伙!”
匿名  发表于 2010-11-17 20:48:30

(3):曾经我也很受伤

我是计划生育那阵风刮得很猛的时候出生在青岛的,是个extra的女孩,照顾爸爸是第二代单传,家里有两个城市户口的名额,为了留这个名额给妈妈肚子里的弟弟。从我周岁断奶后就被当地一对在大学教书的夫妇收养了。到了三岁才被我爸妈带回家。据说当时四个大人哭得泪人似的,我想收养我的 “爸爸妈妈”那时一定特别特别的伤心。这个只能从我穿着漂亮的小裙子在青岛公园前的“全家福”看得出来。抱着我的是18岁的“哥哥”, 而“爸爸妈妈”一边一个用脸贴着我的小脸。

以后我没有见过他们, 据说我小学时他们是来过我家的,但是我并不认识,没有人告诉我他们是谁,我也根本没在意家里的客人,家里来的人太多了。我的爸爸妈妈在我初中前跟他们是有联系的,后来搬家很多次也就断了。

90 年代中,在我出国前,去北京的路上,爸爸带我去他们曾教书的学校找过他们,听说调到杭州去了。2000年,姐姐跟我又去杭州找他们。在火车一路上想着见到他们该怎么称呼,姐姐还开玩笑说还得去看看抱着我拍照的“哥哥”呢。 没料到,事事不如所想,辗转反侧,终于找到他们的老邻居。他们告诉我,“哥哥”早在80年代中就去了美国,“爸爸妈妈”也在几个月前去“哥哥”家了

其实,我本来是没有什么感觉的, 因为根本不记得跟他们在一起的任何片断,小时候甚至听到说我是别人家的孩子还很生气很受伤。。。

记得在我考完高中的那晚,跟妈妈枕着一个枕头睡觉。那晚我做了一个梦。梦到在大街上,一对夫妇抓着我的手说你手上的那个小手镯是我们的,你是我们家的孩子。 我吓得一路跑回家,边跑边想,快点跑到爸爸的身边就不怕了。可是当我跑到爸爸的怀里,终于送了口气,犹如找到依靠得告诉他这件事时,他居然很无奈的对我说:“谁叫你让他们看到你的小手镯的呢?爸爸也不能留着你了!”于是我又惊恐的跑到妈妈怀里,她居然理都没理我。 我顿时如打翻了鸟巢不会飞的小鸟,哭啊哭啊,恐惧侵占了我整个还不够强大的心灵。。。。

直到妈妈把我叫醒,我才意识到,枕头已经湿了大快, 妈妈说是我的抽泣声把她吵醒的。我告诉她我的梦,一边忙着擦眼泪一边笑着说:“幸好是做梦,幸好是做梦,不是真的,吓死我了,还以为我爸爸跟你都不要我了呢!”

后来妈妈告诉了爸爸,爸爸还笑着找我谈了一晚,具体就是当初把我送人是不得以,我爷爷和他的决定,不怪我妈。因为他知道以爷爷和他对我的一直“偏心”的疼爱,就算他们不是不得以,我也不会怪他们的!

多年后,在我有了自己的孩子时,我深深的了解他们一样是很受伤的。如果爸爸没有把我要回来,他的政治生涯将会是另一番样子。因为家里多了一个extra的孩子,曾在一段时期让他多处受阻。但是有一点我是知道的,爸妈从来没有后悔过带我回家,尤其是爸爸,每次在我给他“露脸”的时候,都会情不自禁的摸这我脑袋,用胡子磨我的小脸加上一句:“乖乖真能干,幸好爸爸没把你送人了呢!”
匿名  发表于 2010-11-17 20:48:44

看《唐山大地震》(AFTER SHOCK)

9岁那年,一天放学,我背着书包一路蹦蹦跳跳跑回家。跟平常一样,在离家还有近50米远处,我家的“杰克”就冲出来迎接我了。。。

杰克是只80多公斤的大狼狗,爸爸的同学送的,据说是部队的。我四岁时它就来我们家了,那时他还很单薄呢,听说它叫杰克,起初爸爸觉得很不顺,太时髦了,给它改了名字叫小虎。可是杰克不要,叫也不睬,后来就还叫杰克了。要说爸爸有多疼它,只要问我弟弟就知道了,弟弟五岁时曾委屈地对爸爸的朋友说: “我爸爸不喜欢我,他对我家的大狗都比对我好。” 要说杰克跟我们多亲,告诉你件事你就明白了。一回我在它旁边跳绳,不小心跳在它的尾巴上,杰克惨叫一声,就把我的脚脖子咬在嘴里了,我感觉到了它的锋利的牙齿和嘴里滑滑的黏液,就大哭起来。爸爸妈妈闻声惊鄂万分,从客厅冲了出来。当爸爸小心翼翼的查看我的脚脖子时,惊喜的发现除了沾了些杰克的口水外,连个牙印子都没有。爸爸高兴得表扬了杰克,一边把我带进屋一边笑我:“人家也没咬你,就舔了一下脚脖子,就哭成这样啊?”

这么重点的介绍杰克,是因为在后来我们家遇到最大的苦难时,杰克陪着13岁的姐姐,9岁的我,还有7岁的弟弟渡过了一段很不容易的日子。。。

那天,杰克跑到我身边,和每天一样在我身上蹭了几个回合,就掉头跑到家门口,然后又跑到我旁边蹭蹭又跑回家门口,如此反复直到我走到家门口。。。

我一进门,正准备把书包对着沙发扔过去,看到姐姐红着脸坐在沙发上一动也不动。太反常了,我很莫名的看着她。我姐姐紧张的对我说:“爸爸出事了!” 我说你瞎说,今天下午上课时还从窗口看到校长带着他和一群老头在学校转呢。我姐姐指着旁边的沙发说:“你看这个。”我跟着她的眼睛看过去,是我下午看到爸爸陪着教育局的检查团在我学校检查时穿的衣服,我走过去,一拉,我就吓呆了,这已经不叫衣服了,沾满了泥土,血迹,油污。衣服的一角露出手表上粘有血迹的支离破碎的玻璃。表带断成两节。。。

当时我是没有哭的,问姐姐:“他现在在那里,发生了什么事,他现在是什么样子?” 姐姐说爸爸的摩托车跟大货车在马路上相撞,她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妈妈走时她刚进门,只看到门口的吉普车和妈妈急匆匆的背影。。。我们姐妹两坐在沙发上,都没有说话,一直坐着,偶尔盯着爸爸的衣服和手表看看。大约有两个小时后,姐姐忽然哭着问我:“你说爸爸会不会死啊?你看衣服。。。” 我一听到那个字,就跟马上条件反射似的大喊:“你瞎说,你瞎说,不会的,你哭什么哭,你哭什么哭啊!你不要哭了!” 我越生气姐姐哭得越厉害。。。

天快黑时,爸爸的秘书小王才把弟弟送回来,给我姐姐30块钱,还带了两个馒头,一饭盒菜还有一袋大骨头。他经常来喂杰克,知道捷克没有骨头是不进食的。说你们都要听我话,你们妈妈应该很久不会回家了。我每天中午带你们去食堂吃,晚上送到家里来,早上自己买着吃,别开煤气,别用电饭锅。晚上不要怕,有杰克在,有几坏人他能杀几个。给我们洗了衣服,试了试门锁就离开了,在经过厨房时用一盆水把小煤球炉也浇灭了。在我看着煤球炉子冒着带有强烈的气味的浓烟时,眼泪终于唰唰得往下掉了。。。。

那晚,我和姐姐都没有吃那两个馒头,三人躺在爸爸妈妈的大床上,弟弟躺在在中间。我们是害怕的,姐姐不能给我安全感,因为那时的她性格软弱,胆小怕事,象个‘大小姐’,动不动就要哭。能给我安全感是杰克。我躺在床上想:有杰克在,不怕任何坏人,连鬼我都不怕,因为杰克对陌生人是毫不客气得咬下去的。这个是很出名的,一般知道的人来我家都先打电话问杰克锁了没。

妈妈在第5天回了一次家,没有跟我们说起半句关于爸爸的事,把我们的衣服都洗干净晾起来然后收拾了几件衣服,重复了小王的话,不要开煤气,不要用电饭锅。。。就离开了。我们挤在门口远远望着妈妈上了单位的小吉普,小吉普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妈妈又匆匆的回来,我看到她拿了爸爸的剃须刀又匆匆的离开了。。。。

外婆是在第20天被接到我们家的,后来知道爸爸是第19天被医生准许转到我们当地医院的。之前外婆是没有被通知的。。。

我是在第50多天后才见到爸爸的,据说姐姐是在我见到他的前一天见爸爸的。据后来她自己陈述,也是外婆带她去的,她见到爸爸是吓哭了的,不敢走上去,直到妈妈把她拉到爸爸的床前,她还是一直哭,一句话都没有说。。。

在姐姐见过爸爸的第二天,傍晚我放学刚回到家。外婆就牵着我的手,说:“走,你爸说想你了,外婆带你去让他看看。” 我当时觉得很害怕,我好像忽然不想见,很陌生的感觉。外婆牵着我走在医院门口的正在铺的满是石子的路上。到现在还清楚的记得我把小皮鞋在石子上拖啊拖。。。甚至我都还清楚的记得当时的感觉, 害怕去看爸爸,又想爸爸,想爸爸又不敢看爸爸。这感觉在9岁的我心里纠结的难受极了。

在外婆开了爸爸房间的门时,我是站在门口深深的不敢让任何人看到的悄悄得吸了口气的,然后秉着这口气。推开门就进去了。

当我看到爸爸时,他只露出一张脸,头上被头盔固定,上身被弹性绷带缠绕着,露出的四肢上的已经愈合的疤痕在我9岁的眼里是数不过来。我想说如果我不是我,就会跟姐姐一样哭出来。但是我就是我,当我站在爸爸的面前时,我是笑着的。爸爸对我说:过来,靠近点,让爸爸好好看看,我抓着他伸过来的手就鼓起勇气“勇敢”的坐在他床边上了。

爸爸笑着摸着我的头说:“爸爸差点就见不着我小乖乖了!”说这话时,我看到爸爸流眼泪了。我对着爸爸笑,片刻后我说了句让爸爸妈妈记得一辈子的话。。。

我看着爸爸的眼睛,摸了摸他的脸,用我的小手擦掉他的眼泪,心疼的说:“怎么会是你呢?我们家你最不能有事!”这话是我在看到爸爸的第一眼就在心里琢磨的。爸爸笑着问我:“这话怎么说的,难道我们家谁能有事?”我沉默很久,在这沉默的过程中,我是真的把家里的每一个人都在心里想了一遍了的。然后认真的对爸爸说:“我, 如果一定要出事,只有我可以!别人都不可以出事。爷爷奶奶不可以,他们老了,受不了,会死的,我们会难过,我们不能没有爷爷奶奶。妈妈不可以,没有她我们怎么办?你也不能,没有你, 爷爷奶奶妈妈和我们怎么办?弟弟是肯定不行的,多不容易才有个弟弟啊,姐姐也不行,我舍不得,我不能没有姐姐,只有我可以!”。。。。。

我看到妈妈拿着湿毛巾擦了擦自己的脸然后把毛巾递给爸爸,爸爸擦了擦脸,把我的脑袋压在他的脸上,用几乎呜咽的声音对我说:我的乖乖,爸爸没有白疼你,你也不能有事, 我们也不能没有你!”

————————————————————————————————————————————————————

20多年后的今年,我和老公一起看《唐山大地震》(AFTER SHOCK)我哭得自己轻度脱水头疼一夜,老公也半夜辗转反侧说这20$花的太亏了,10$买了你头疼,还有10$买我失眠。说明这部戏是真有震撼力的。

但是后来回想这部戏里的女儿,我怎么都不能谅解她的自私。看到自己的弟弟活着是多么开心的事,就算那时太小想不开,长大了也该明白了啊,一定要等到再次身临其境才能明白和了解妈妈的一辈子的煎熬和内疚吗? 难道快40的人还不如9岁的小油菜?

后来我跟爸爸谈起这部电影,爸爸说也可以理解,在“爱”里长大的孩子跟在“苦难”里长大的孩子怎么会有一样的想法和思想呢!我也跟姐姐谈起,姐姐说:“我看时跟你想的一样,如果是我,我也一样会很开心的让自己的弟弟活着,自己被选择放弃也心甘情愿!”

所以俺觉得哈,<AFTER SHOCK>是虚构的,肯定的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视野@九歌文化传媒公司

GMT-7, 2018-5-20 23:52 , Processed in 0.068877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