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搜索
开启左侧

[经典] 湖北佬进来瞧一瞧:最好的时光,最美的瞬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1-2 17:50: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最好的时光,最美的瞬间.jpg
) a" x) y4 w2 z' _0 k
①1975年,武汉市欢送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游行队伍经过中山公园大门。
/ Q- S! c0 F. t( o/ H- S

9 T" v; p2 O3 W  a7 ~- U  _- F7 h
②如今,中山公园的一个侧门还保留着当初的模样。
/ p. q. f( \0 e* \5 b8 X
: i; \; ^/ R+ J: m+ c

. b0 K+ ~  m  l, Z  }
③④如今的湖景变化不大,倒是周围的建筑已经历几番变迁。
0 |' `7 e1 R3 X( I# s* a9 q

; m" ~" o0 B0 B# ]4 V- z1 f
⑤孙中山和宋庆龄的铜像是时下中山公园最受欢迎的留影景点。

2 m7 g, r* ]4 z0 g# R6 V8 }+ f3 R3 o
⑥严利民坐在“立刻可取”照相小摊前守候生意。
$ x" V. h4 [* l6 I% L# w5 {% S

1 a; }5 U) _  w% C汉的中山公园曾经是老汉口“地产大王”刘歆生的后花园,后来作为武汉市规模最大、建立最早的市立公园,它几乎见证了武汉这座城市近百年的沧桑变幻,并且在几代武汉人的生活中占据重要位置。“以前逛公园对人们来说并不像今天这么随意,来游园或者照相都是生活中的头等大事儿。”作为武汉解放后中山公园第一代摄影师,黄克勤记录了中山公园五十多年来的多变风景。
, ^5 \! w& S# h0 n
7 a8 d0 |. J( J) O  U+ W- X1948年,黄克勤进入“中山公园摄影室”的前身“天真照相馆”当学徒,后来成为赫赫有名的三号摄影师;1987年,黄克勤创办了武汉摄影家协会,用胶片为武汉近半个世纪的时代变迁留下了最完整的影像记录。而他每年仍然回中山公园去拍照,“这里曾经是武汉重要的活动中心,许多大型庆典、文艺演出以及名人座谈会当年都在这里举办。”9 H9 g/ \( l) l8 ~2 q8 E

( r, b( x9 T0 q+ }3 w每一个小孩一定都有嚷着让家长带去公园游玩的经历。每个人的家里一定都少不了保存一张印有“武汉中山公园摄影”字样的黑白照片。“曾有一对老人特意来公园拍遗照”,现在中山公园拍照的吴师傅告诉记者,“老人家说他们最好的时光都在这里。”  |7 v- y6 y; y
5 @% B" A. j8 G6 g, D
这是几代武汉人的共同记忆。
* L* n3 Q4 D7 Y0 w; B  l; q8 r% b3 q: s6 ~$ y: A6 }
·1950年代

% o0 Y3 m, ^) Q. l1 y2 x+ z逛公园就像看世博,四大名旦都来过
" R. d/ Q! k& L, w4 g' h. O; n# r5 g- G3 g' @& c7 s$ _
黄克勤,著名摄影家、研究馆员,原武汉摄影家协会主席。五十多年来,黄克勤先后在中山公园摄影室、市文化局、群众艺术馆工作,镜头对准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以胶片记录了时代和武汉这座城市的变化。/ l+ A6 h9 b2 W
# O% c  U" k) A! k  a  H
见到黄克勤时,他拄着拐杖,老先生最近腿不太好使。因为多年摄影满武汉地跑,落下不少病根。这些年黄克勤没闲过,他喜欢大街小巷“乱窜”,拍摄市民日常生活的场景、城市的地标性建筑、随时“冒出来”的高楼大厦……直到去年他还背着相机到处拍照。
7 I& W- f% \8 J6 A. j( e7 M1 y7 A6 T- V! N3 e8 ?
黄克勤14岁起就开始当学徒。因为家里生活困难,他由祖母做主投靠姑父顾叔秋,在姑父的“天真照相馆”里学照相。“当时的中山公园还只有前园,算是武汉最热闹的地方,春节期间来游玩的人很多,照相生意很好。”说是做学徒,也只是一些打杂、听差使的活儿,黄克勤只有找机会“偷师”,拍照、洗照、修像也就这么学起来了。1951年,照相馆收归国营,“中山公园摄影室”成立,黄克勤成为武汉解放后的第一代摄影师,由此开始了他的摄影事业。
0 u0 V% J" X5 {* x; q: M- \$ q7 }1 L
“那个时候游公园是很大的一件事,跟今天去逛世博是一样重要。”黄克勤说,武汉的中山公园当时在全国都小有名气,“汉口、武昌、外省来汉的人有条件的都要到中山公园来留个影。”从黄克勤当年拍摄的照片里可以看出,胜利门、落虹桥、湖心亭这些景点上镜率奇高,“因为名字寓意好,而且特别适合照合影。”据黄克勤介绍,湖心亭当时已是武汉文艺界的活动中心,名家、名流的座谈会都在这里召开。“五十年代,四大名旦梅兰芳、程砚秋、尚小云、荀慧生都来过。”3 q7 ]3 U) A2 Z2 j# {+ }( o

1 V* L" V# g4 Z" V; d那个年代,个人有照相机的极少,人们逢年过节、集体照、家庭合影都要到当时最大的中山公园去拍,“中山公园摄影室那时比外面很多照相馆大,而且还有这么美的景点做背景。”这对于那个年代大多单调的棚内照来说无疑更具有吸引力。
3 E6 x0 w! Y/ D) }
; ?  `- x# I1 S每天早上,黄克勤端着相机出去拍照。“最早是用老式照相机,那种需要把头蒙进去的,不蒙看不见。解放后换了捷克产双镜头照相机,两个镜头上下排列,一个用来取景一个用来感光。”为了让照片更富美感,修像师傅还会进行修片。“这种技术跟现在的PS差不多,当时全靠师傅手工一点点画。有时候一张12寸的照片,修像师傅要修好多天才能完成。”$ N( O! a) f9 |9 M! E, a) ~* ]6 j

' L/ Y5 Z: r: C  @; {1959年那年冬天,武汉下了很大的雪。那个年代下雪了,人们就要到当时最大的中山公园去赏雪。这番景色被当时已经调到文化局工作的黄克勤用申请外汇买来的彩色胶片记录了下来。落虹桥上5个身着彩色衣衫的年轻人,笑容明媚,与雪景衬托得色彩斑斓。“这些底片当时都没办法冲洗,过了很久之后才洗成照片。”
1 b) g0 j6 D& a) C$ }  c
1 S4 E' }( {% v( R* S* E; `4 z6 m' _再后来,黄克勤为剧团拍摄剧照,成为国内屈指可数的舞台摄影师;他拍摄的城市风景与武汉面貌,写进了武汉市的史册里。虽然在中山公园成名后没多久就调离,黄克勤每年都会回中山公园拍照,现在有关中山公园的老照片许多都是他提供的。“中山公园原来只到前园就没有了,这里以前也没有那么多船,后面又矗立起了一栋高楼……”每一个变化他都记录着。
1 p2 u4 {; D- ]1 a; P# f0 q
4 I' x/ E. u: c1 _! v
·1980年代
, k6 U. ~1 N+ s/ Z# k
娱乐单调,人人爱拍照
' f+ x: v) G/ X
, S1 C! h7 u! H1 m6 [& ^2 \
孙跃东,摄影师,曾在中山公园摄影室以及武汉市多家照相馆工作。从小在中山公园长大,个人的成长见证了中山公园近半个世纪的变迁。  L9 s8 ?/ R6 [

* S* G' {; N7 a, n, k$ a年近五十的孙跃东从小就在中山公园长大,这里的露天电影、戏曲演出、节日庆典就是他童年的乐园,“公园改建之前,这里每一座山坡、每一个石洞我都熟得不得了。”
3 N$ E0 ]7 ^2 S0 A3 r6 v, q. {; L1 V5 K' F8 ^  m$ c1 ^5 K
1980年,孙跃东考入市园林局,后被分配至中山公园摄影室。三年学徒时期,孙跃东一边学习一边开始拍照,“那个时候对什么事物都很好奇,常常扛着相机去拍风景。”中山公园的一年四季里孙跃东最喜欢春天,因为万物开始生长;与一般人喜欢好天气不同,孙跃东更爱阴天,“阳光不是那么强,可以拍出事物原本的色彩。尤其是雨后,那是再美不过的了。”! d8 _3 t3 F9 O  S( @0 R5 u

- x9 J: Y3 w9 k( [" l- \5 ]+ _2 K在中山公园拍照十几年,孙跃东回想起来只有一个字:累。“那时候人们没有什么娱乐活动,来公园游玩、照相的人特别多。”孙跃东记得,当时所有的摄影师都被分配到各个景点,一站就是一整天,前来拍照的队伍都排成了长龙。“我记得有时候一天可以拍30-40卷胶卷(一卷十二张),到了六一、国庆这样的节假日那就更别提了。”
: ?6 p. V: F: ?0 G, H4 R: G% w5 D9 b7 }( |6 M' {- l: M
孙跃东所驻守的位置就在中山公园的中区,也就是老展览馆前。“老展览馆连着玻璃花房,前面有一个大象的雕塑,特别适合照合影与家庭照,小孩子们总是爬在大象上。背景里透明花房的圆顶,前景里活泼可爱的动物雕塑,照出来的照片十分生动。”
4 v3 n1 y+ r4 X! C  _7 F& a7 l% Y1 P. Q
在孙跃东拍照的旁边,就是老中山公园曾经的演出中心——人民会场。人民会场的舞台是标准的剧院设备,观众席则是露天的,完全符合一般人对老剧院的所有想象。“曾经武汉本地的剧团演出几乎全是在这里上演,歌剧《洪湖赤卫队》我就是在这里看的。平时没有演出的时候这里就成了露天电影院,播放的新片与电影院完全同步。”孙跃东说,常常能看见电影放映员骑着摩托去放映公司取胶片,多少人的欢乐时光在此度过。; [- x7 b5 z# E7 x$ @, R

& _7 K  y5 ]- v+ A9 ]; f
·2000年代

1 Z$ H+ b  L& I) U- S; d8 G
一位老大爷,特意要求给拍遗照
  Z6 K" y/ I! y8 I& _$ f
吴宏顺与严利民是铁杆“摄影爱好者”,他们喜欢退休后的摄影生活,这里的每一天都是新鲜又怀旧的。
7 d- f/ V4 t) `- o! b2 a* A' {2 s0 H/ @: [9 K
从中山公园的后门进入,走到中区的观景台喷泉,沿路大概会遇到不少穿着红色马甲的中年人,拿着照片宣传板,努力向前来的每一个人介绍并邀请留影。上个世纪90年代末,中山公园摄影室已经解散,原来的旧址也早已拆除。然而,照相这项业务还在继续。
! M6 w4 Y# t! e/ @% V
0 T- ?4 W7 S7 @6 l$ p$ N吴宏顺与严利民在众多“红马甲”中显得颇有些技术含量,他们两位可都算是铁杆的“摄影爱好者”,拍照的历史至少可追溯到三十年以前。吴宏顺1989年就曾在中山公园给台湾回来探亲的姨妈拍过照,“当时就是在公园前区的龙那边照的,姨妈非常喜欢那张照片,后来还让我把底片寄过去,要把照片放大。”严利民曾带着家人在中山公园也留下了不少足迹,他的侄子后来在这一带还开起了照相馆。
: E/ J2 Q1 b7 H
2 w* Z! ]. C. [( T0 Z3 ]据两位平时所见,现在来中山公园的大部分是游客,也有一些小孩过生日和谈恋爱的“小年轻”。“来拍照的人也不少,这里比外面拍照、洗照片都便宜。”吴宏顺曾经遇到过一位老大爷,特意要求给拍遗照。“老人家身体其实好得很,说是要趁年轻拍”,吴宏顺说那天老大爷穿着紫色的绸缎唐装,特别正式。“他选了个熟悉的地方,后来把老伴也带来一起拍。”% J3 E& |: r- m! p$ \" R! X

& a# _1 s* D9 N, X9 C: x吴宏顺与严利民每天到中山公园来,隔不久依然会觉得变化不小。“去年孙中山铜像建成了,现在许多地方也都在翻修,大门口地铁修好后应该也不一样了……”尽管如此,严利民依然清楚记得当年在中山公园拍摄的第一张照片,那张照片曾经为他赢得荣誉。“虽然这里变了很多,那张照片不会改变。它就是我记忆里的样子。”
1 g$ |2 k' e1 y1 d/ I; C+ v; o) ?4 P  x
·中山公园的八卦
3 `( e* s+ o/ T3 N. s" W
“三号摄影师”
因电影而得名

  `8 _0 }2 e6 V. V5 Y7 W在中山公园拍照时,黄克勤就已小有名气。
* I8 }7 I9 j' k  E2 M8 V; M. ]3 M2 p' j* B, P2 M+ ^+ h0 h
那时市政府有一对即将结婚的情侣到中山公园来照相,但是这两个人的外形悬殊较大。“男的又瘦又高,女的又矮又胖,怎么能让他们看起来更般配呢?”黄克勤把他们引到落虹桥下,让男的站在阶梯下面一层,女的比男的高一个阶梯。“这样,男的因为离镜头近会显得胖,女的因为站的远会显得瘦。照片照出来之后他们都觉得很漂亮。”这件事情回去之后就传开了,凡来人照相必找三号摄影师黄克勤。6 i* N/ ~9 a# v! C! D

6 _: J4 _' Q) s# L之所以称之为“三号”,是因为黄克勤与电影《假凤虚凰》里服务好、技艺高的三号理发师一样,因此得名。
! w: u. j0 S' F% Y1 V: d8 l6 q6 s" }. E% _2 k
招牌字样是]修像师傅的小楷
5 I. ~+ P# ]0 H7 z$ j# ~当翻开家里的照相簿,很多人都会发现熟悉的字样——“中山公园摄影”。就像看见一个时代的标记,提醒你曾经的记忆。
. |0 p4 {# i3 i2 F$ t
+ t. c5 p  _: l3 X+ X, C" L这些记忆是他们制造的。据孙跃东介绍,所有“中山公园摄影”字样都是由中山公园摄影室的修像师傅写的。“修像师傅的小楷写得非常好”,孙跃东说,“他们会根据照片的尺寸大小写出不同尺寸的字样,我们再把这些字样拍成不同尺寸的相框模板”,孙跃东一边折叠出一个挖空的四方形相框一边解释说,每一种尺寸的字样将被制作成一种相框模板,然后把拍摄出来的照片叠放在模板下,用一盏白炽灯照在下方感光,这样字样就印在照片上了。再用药水显影就可以了。“这每一步都是手工完成,做得久了很快就可以搞定。”+ L4 _- c3 T0 w" [, @

, x) V0 S# X, X5 `- d; d8 T; U照片的花瓣形状就更简单一些,一个剪裁花边的工具就OK了。
3 `) A2 U! x; _, v# z1 \& e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视野@九歌文化传媒公司

GMT-7, 2018-2-18 02:08 , Processed in 0.101762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