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搜索
开启左侧

相声剧本原创《我是天津人》

[复制链接]
匿名  发表于 2010-3-8 03:57:49 |阅读模式
大家好,我是地道的天津人,现移民定居在加拿大的蒙特利尔,前几周为了蒙特利尔的天津同乡会的成立而创作了一个相声剧本,现在,拿出来与各位海外的朋友共享,希望能博您一笑,并诚恳希望得到您们的批评和指正,谢谢

我的电子邮件是:tianjinzhou@hotmail.com

再见
天津舟

《我是天津人》(相声剧本原创)

甲:今天来的大部分都是咱天津老乡
乙:对,今天是咱蒙特利尔天津同乡会成立的日子呀

甲:您也是咱天津人吧,
乙:对

甲:您出国前住在天津哪个区呀
乙:我一直在河东区住,但我工作在河西区,后来又搬家到了河北区

甲:这么说您一直在海河两岸活动
乙:嗨,我海狸鼠呀我,这几个区都分布在天津海河周围,不过听您这话,您不太像是天津人

甲:我,当然是地道的天津人了
乙:是呀,您出国前住在天津哪个区呀

甲:我,河南区,
乙:河南区,没听说过

甲:你河北区,我和你隔河相望(用河南口音说出)
乙:别望了你,你这不是天津河南区,你是中国河南省的吧,天津市根本就没有一个河南区

甲:那是以前,你还没记事时,我们那块地方,就叫天津河南区,
乙:得得,那也备不住

甲:什么叫备不住呀,看来你还是不太相信我是地道的老天津卫,我总结几句咱天津特有的一些叫法给大伙听听
乙:好呀,您总结总结,我们听听

甲:首先咱天津人管这个人真漂亮不叫真漂亮,叫真遵,对吧
乙:哎,真是这样

甲:对不对,还有咱天津人管说大话,不叫说大话,叫吹大梨
乙:这还真是

甲:天津人管急了,生气了,叫什么,知道吗
乙:叫什么

甲:叫火儿了
乙:噢,火儿了

甲:管没把握叫什么,知道吗,叫没根,
乙:噢,没根

甲:比如说你这个人,亲戚朋友托付你办什么事,你都当时满口答应,事后全没把握办成,时间长了,周围人一提你的人品,准都说,这个人可没根呀
乙:嗨,我是那种人吗,我

甲:这就打个比方
乙:拿你自己打,别往我这指呀,

甲:还有咱天津人还管这讨厌不叫讨厌,叫硌应
乙:噢,硌应

甲:比如说我吧,这次咱拿我打比方,我讨厌蟑螂,我就可以说,我硌应蟑螂,哎,好象您不讨厌蟑螂,是吧,冬天时,听说你还把蟑螂放小罐子,揣自己怀里养着
乙:去,你们家才把蟑螂当蛐蛐养呢

甲:还有,咱天津人管这个浪荡堕落的人叫什么知道吗
乙:叫什么

甲:叫狗食(屎)
乙:噢,狗食

甲:比方说你吧,你不学好,吃喝嫖赌全沾,周围人一评价你,肯定说,这孩子,狗食呀
乙:去,谁狗食呀,又来了

甲:我就打个比方
乙:还是拿你自己打去好

甲:这个狗食的词,前几年又有发展了,知道吗
乙:噢,又有什么发展

甲:狗食馆
乙:噢,狗食馆

甲:对,咱天津人把那些马路餐桌呀,简易大排档呀,都形象地称作,狗食馆
乙:嗨

甲:以前在国内天津时,你没少去狗食馆吃吧
乙:我呀,很少去啊


甲:唉,不过今天,见着了这么多咱天津同乡呀,我真是高兴呀,我这气愤了一年多的心情,总算得到一点儿安慰呀
乙:嚯,什么事,让您生气那么长时间

甲:嗨,这出国以后,让人气愤的事情多了,尤其是这外国人称呼人都喜欢只叫人的名,
乙:对,这到是

甲:比如你叫,李明,外国人就喜欢叫你 明,你叫赵强,他们就直接叫你 强
乙:对,这是人家的习惯,不过,这又碍着你什么了,你叫什么

甲:我叫马超
乙:那我就应叫你,超,嗨

甲:超,超,超,哎呀,大家听听,整天,左一个,超,右一个,超,
乙:听着象是骂街,是有些别扭

甲:对吧,合着,我整天被老外骂
乙:谁给你启这么个名字

甲:我自己出国前特意改的名字,
乙:还特意改成这样了,你自己这不是找病吗

甲:这名字不犯歹呀,没成想出国遇到麻烦了
乙:你还是趁早改回来吧

甲:我上个星期已经改回原名了
乙:是呀,而且,你还可以要求老外连你的名带姓一起叫你

甲:连名带姓一起称呼我,对呀,这到是个好主意
乙:对吧,那你以前叫什么名字呀

甲:曹操
乙:曹操呀,这下连名带姓全完了,让老外怎么称呼你都象骂街

甲:要不这些日子我这别扭呀,死的心都有呀,
乙:嚯,至于吗,

甲:不单单是这么一件事,主要是,移民到加拿大以后,感觉到前途渺茫,没法实现自己的远大理想抱负
乙:嚯,那您的这个远大理想抱负是:

甲:当演员,演电影,最起码逮它几个金熊,摘它几片金棕榈叶什么的
乙:嚯,野心还不小,那得除了自身有天赋外,还得有机遇,就您这条件

甲:我这条件怎么了,这不机遇就来了,上个月朋友给我推荐给了一个来海外挑演员的导演
乙:嚯,运气还真好,演什么角色呀

甲:听了你准吓一跳,毛泽东
乙:嚯,毛主席呀,你演得了吗,

甲:我怎么演不了,而且导演说了,鉴于我是第一次排戏上镜头呀,就让我在海外国庆庆典宴会上说一句毛主席在开国大典上的台词
乙:这还真好

甲:对吧,要不说有钱能使鬼推磨呢
乙:花钱,你这还得花钱呀

甲:废话吗,这年头儿导演都得潜规则,咱这叫交纳保护费
乙:嚯,导演都成黑社会了

甲:那还用问吗,常言说得好,少小你不努力,老大就是黑社会,人家现在是我的老大呀,我一咬牙,包了一个一万加元的红包
乙:嚯,一万

甲:其中有六千是我和朋友借的,另外的四千是我用儿子牛奶金攒的
乙:都豁出去了

甲:这叫舍不得自己的孩子,就套不住别人的老婆。
乙:什么乱七八糟的,你这趋势可有点儿危险呀,知道吗

甲:这哪到哪呀,这叫抓住机遇
乙:就这花一万加元买来的机遇呀

甲:当然了,机遇吗,就象乳沟一样,只要你拼命挤,总是有的吗
乙:嗨,这都什么比喻呀

甲:人家导演揣上我这个红包后,那话茬子,那个爽快呀
乙:是呀,钱在那顶着呢

甲:导演说,就录这一句台词,成功之后马上签约,年薪5万
乙:嚯,还真不少,那你表演得怎么样呀

甲:我这,你想错得了吗,到那天导演一喊开始,我大踏步地就冲到直播电视镜头前了
乙:嚯,还真行,一点不含糊

甲:(用湖南方言说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怎么样,怎么样
乙:还行,还行,赶紧继续说完呀,签完合同再高兴

甲:对,对,《...中央人民政府,今天》
乙:怎么样呀


甲:《解散了》
乙:解散了,嗨,还没成立就解散了

甲:完了,完了,当时全场观众刚开始是呆若木鸡,接着是乱成一片
乙:你这捅多大漏子,导演说什么了

甲:导演,说不出话来了,当场脑溢血,现在还没醒过来了
乙:嗨,气得住院了

甲:我这嘴也是不跟劲呀,当场掉链子,这今后可怎么办呀,还欠人家好几千块钱呢
乙:好办呀,你也别太挑了,即使是labour工,你先找份工作干着,或者读读书,充充电

甲:那怎么行呀,我是干大事的,怎么能干体力活儿呢
乙:你看,你好高骛远了不是,你怎么就不能干体力活儿了呢

甲:此处不用爷,自有用爷处,加拿大不用爷,老子我投八路
乙:八路,现在哪还有八路呀

甲:现代升级版的八路游击队呀
乙:在哪里呀

甲:基地组织呀
乙:啊,那可是恐怖组织呀,你这可是犯罪呀

甲:我顾不了那么多了,不能流芳一世,也要遗臭几年
乙:这都什么乱七带八糟的,你这可是玩命儿呀

甲:玩命儿就对了,你还不知道我移民加拿大前在天津的职业吧
乙:你什么职业

甲:混混
乙:混混呀,你这回到是专业对口了

甲:对吧,很快我就和人家联系上了
乙:嚯,这么快

甲:拉登亲自任命我当蒙特利尔站的站长
乙:嚯,整个一个《潜伏》呀

甲:我给自己又改了一个响亮的名字
乙:什么名字

甲:我们头头不是叫拉登吗
乙:对呀

甲:那我就叫开灯
乙:开灯呀

甲:他把这盏灯拉过来,我给他接上电源插头,打开,他拉登,我开灯
乙:嗨,那么一个开灯呀,那么说你和拉登的人接上头了

甲:嗨,接头可太不顺利了
乙:怎么

甲:登哥总共派了二个人与我接头
乙:都登哥,登哥地称呼了,看来他对你够重视

甲:那是,不过不巧正赶上咱这的冬季
乙:嗨,够倒霉的

甲:这冰天雪地的,结果在路上,一个人不慎滑倒摔成重伤
乙:哎哟,结果呢

甲:结果呀,送急诊吧,等到今天还没见着医生呢
乙:嚯,你这也太夸张了

甲:要说加拿大的急诊,候诊时间长也有好处呀
乙:什么好处呀

甲:自动拘留恐怖分子呀
乙:嗨,就这个,那另一个人呢

甲:另一个人更惨,在过马路时,直接被铲雪车给撞昏了,醒了后什么都不记得了
乙:好家伙

甲:把个登哥给气得呀,命令我干脆长期潜伏进监狱,多多地发展恐怖组织新成员
乙:为什么非得潜伏进监狱呀

甲:这你就不懂了,你想,监狱那里边肯定都是亡命之徒,本身就有天赋呀
乙:嗨,这天赋呀,不过,还真有道理,那你怎么潜进监狱呢

甲:你这个人呀,猪脑子呀,想进国务院难,想进监狱还不简单吗,犯个罪不就完了吗
乙:噢,对对,那你准备犯什么罪呀,我问着怎么这么别扭呀

甲:犯什么罪呀,人家登哥说了,我潜伏进监狱,人家按年薪10万给我付工资
乙:嚯,10万加元,这可干得过呀,这个

甲:瞧你那样,甭问,你也要加入我们开灯组织
乙:我呀,我可没您那混混的工作背景

甲:因此,我怎么也得犯个10年8年的罪吧
乙:嘿,好,这到新鲜呀,还盼着让法院多判你自己几年

甲:你这不废话吗,这多一年是一年的钱呀
乙:归根到底还是为了钱

甲:你少起哄呀,犯个什么罪呢,我思考来思考去呀,最后决定,只有杀个人了
乙:啊,要杀人呀,那我躲你远点

甲:嗨,你呀,放心,我们怎么会杀你呢
乙:怎么

甲:我们一般在腊月才会重点考虑你呢
乙:去

甲:现在已经进到正月了,恭喜你呀,你又有将近一年的存活期了
乙:你没完了,接着说你吧,人杀了没有呀

甲:当然杀了,我随便登上一辆灰狗长途汽车,趁邻座的那个家伙不注意,几刀下去,就把他给宰了
乙:你可太残忍了

甲:我感觉残忍程度还不太够
乙:这还不够

甲:干脆,把他脑袋割下来,向大伙晃晃
乙:你别说了,听得我全身直起鸡皮疙瘩

甲:把你吓得够呛吧,就现在让你当法官,咱俩还是好朋友,你也得判我个10 年8年吧
乙:那是,判个二十年都不多呀

甲:二十年,那我出狱后,连本带利息就拥有毛三百多万加元了
乙:那是呀,不过最终法院判你多少年呀

甲:想你都想不到呀
乙:判你个终身监禁

甲:哪呀,说我是神经病,给当庭释放了
乙:嗨,白忙活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视野@九歌文化传媒公司

GMT-7, 2018-7-23 04:31 , Processed in 0.10788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